首页三国刘备之妙笔生花 176:大海啊全是水

176:大海啊全是水

    刘备苏醒以后,处理完积压的公务,毕竟这位好大的名头,也就屁颠屁颠的前来拜见,却吃了闭门羹。

    不但如此,从那天以后,这位很喜欢在人前走动享受万众瞩目的道姑突然就闭门谢客,再也不踏出屋门半步。

    县衙的众位,对这位的身份即表示怀疑却又不敢怠慢,但却也不会什么都和她说。

    再者说,能进入这个房间的能有几个?也就胡呙几个,她们会什么都说?

    所以,普渡道姑是知道黑大头有了后代,可也就仅此而已。

    “呜呜,谁叫我法力全无,两眼一抹黑,现在好,被人无声的嘲讽了……

    哼,就是一只小狗崽,还能被你说出花来,我追随师傅学艺,也不是混日子的,这点,我还是能肯定的……

    咦,不对,他这是要和我摊牌。”

    想到这里,普渡俏脸如铁不动声色:“哦,照你这么说,是在嘲笑我无知,看不出根脚?”

    刘备连忙摆手:“不敢不敢。”

    “贫道既然来到这里,总是要麻烦大人的,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此言有理。那,下官我就问了。”

    普渡眉头一皱,不是应该我来先问你吗,你应该说请问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哪来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先问。

    “刘县令,咱都是聪明人,就不要打机锋了,你应该知道我手持‘隐龙令’……”

    “这是我第一问,怎么证明真假?”

    话语被打断还被反击,普渡的俏脸就有些挂不住,怎么证明?你没睡醒吧。

    试问天下谁敢扯这么大的虎皮,四处招摇撞骗?

    不但如此,你没听说郡守府那边,都不敢过问。

    这难道不是证明?

    感觉被刘备鄙视了,普渡很不高兴,气哼哼说道。

    “刘县令,贫道说话不喜欢被人打断……”

    “第二问,你怎么证明你是道姑?”刘备再次半路跳出,实施打劫。

    “噗”

    普渡道姑被气出内伤,一口淤血喷出,溅落在地板之上殷红一片。

    “喵,这才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叫你天天就会欺负我这只软妹子,哼,喵喵,今天的天气真的好……”

    ‘轰咔’

    天空有感,瞬间乌云密布。

    云朵儿气呼呼望着窗外,伦家招谁惹谁了,说句话都要被针对,气死我算了。

    )))

    关于这个普渡,刘备自然不会掉以轻心,不但派人四处搜集她的情报,自己还专门写信问了郡守大人。

    用刘备的话说,便宜的岳父不用白不用,用了也白用,不然留着做啥,留着过年吗,又不好吃。

    才几天的时间,手下没有打探到任何有用消息。

    郡守府那边更干脆,我啊,年轻,真没见过这东西,不敢说真假。

    意思很简单:自己看着撸,疼了也别哭。

    刘备骂了几句娘,这才收回心思,决定来个敬而远之。

    ‘咱啊,井水不犯河水,你方便就是我方便,最后哪怕你是假的也最多来个审查不明的呵斥,两相安好。’

    按照打算,自己犯不上没事找事,这位道姑真有事就会来找自己。

    哪成想,这位安坐钓鱼台,就是不出来。

    刘备可就发愁了,您不会一辈子赖在我这里吧,要点脸皮不。

    没等想到好法子让这位自行离开,那位郡守大人终于开窍了,送出了前面的手书。

    刘备看完结合一下隐约感到,普渡道姑此行前来,应该也是和自己有关。

    很简单的理由,她手持‘隐龙令’,代表了皇家密卫,而且到了这里许多时日,别的啥也不做很是悠闲。

    事情确定,刘备这才决定出马,正式求证,也就有了上面不大不小的开头,开始较劲。

    (((

    “刘县令,贫道再说一遍,对上司要有分寸,要表示尊重,你这样……”

    “求证明?”

    “咳咳咳咳,我,贫道是秘密前来。手持……”

    “求证明?”

    “你这人目无……”

    “求证明?”

    “咳咳,我,你,贫道……”

    不管普渡说啥,刘备立刻打断,您啊,先证明自己的身份再说其他,就不让你把话说完,能奈我何。

    普渡被气的失去了风轻云淡的心态,白皙的脸庞红云密布,双眼喷着火蛇,红玉一般的嘴唇哆嗦不停,话不成句。

    云朵儿慢慢卧下舔着自己的狗腿,心里美:果然是替我来出气的,不愧是我看上的……加油哦,赢了有奖励,给你一个甜蜜的狗吻,以示鼓励。

    刘备看普渡的反应,心中继续揣测:经过我试探,看来我之前所料不错,这位最起码是个只知道潜心修行,毫无生活阅历的蠢萌女子,咳咳,此处无贬义。

    那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道长不必生气,您要知道我就是个小县官,经不起大风大浪,凡事都要大胆揣测小心求证,您说对吧?”

    这算是给双方一个台阶下,让双方回到友好的开端,重启话题。

    “嗯,此言有理。”普渡缓缓点头。

    故作高深的样子,让刘备差点没忍住笑出猪声,这么好糊弄啊。

    “那您看,我小心做事,总要求个心安,所以,才会对您的身份好奇。

    不瞒您说,我真的希望您说的都是真的,我就可以紧抱您的大腿……”

    话未说完,普渡道姑脸色一变一下子站起身,语气冰寒:“你,你说什么,还,还想抱我大腿,你,你个登徒子……”有些哆嗦。

    “喵喵……”

    云朵儿四脚朝天不断地踢蹬,笑得狗眼流泪。

    刘备扯了扯面皮,很是严肃的说道:“道长莫要调皮……”

    “喵喵……”云朵儿好悬乐晕过去。

    普渡道袍里的身体乱晃,好险破功歪倒一边。

    “调戏上官!呔,好个大胆的县令,你这是藐视上官吗?”

    得,说不过你就丢你一顶大帽子压死你。

    刘备抖了抖袍袖,面带威严:“下官从无此意,请莫要胡说八道,咳咳,满嘴开炮,咳咳,污蔑下官。”

    “你……”

    “我……”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开始了争辩。

    “嗷呜……”云朵儿打了个哈欠,你俩扯了半天了一点正事没有,老娘我都听困了,你们继续,俺不奉陪了。

    慵懒的猫叫声把二人惊醒,瞬间面红耳赤,刚在在吵吵啥呢?咦,其中有句好像将来生个孩子跟谁姓,噗噗噗,丢死个人了。

    二人相互看了一眼,满满的尴尬。

    均咳嗽一声化解,这才重整旗鼓,要分个高下斗个输赢。

    (通篇全是水,问君美不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