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三国之世纪天下 第三百六十三章

第三百六十三章

    “我看这里的牛羊,也是可以换一些回去的。”

    “是啊!弄些回去,可以给天云百姓改善一些伙食!哦对了,这里的珍惜药材可多得很啊!就像那边那几个玩家,叫卖的可都是高级的药材啊!”

    李阳指着在广场上叫卖的玩家,对董肃说道。

    二人来到北平已经有三天了,这三天来,他们都是这么走在北平闲逛。

    不过也不算是闲逛,最起码董肃已经将北平内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摸了一个通透了,看样子,董肃是打算在北平干一单大生意了。

    就在李阳随意观察四周玩家的时候,一个身穿墨黑色紧衣的男子,似是不经意的路过李阳身边。

    “主公,那边传来密报,袁绍约公孙瓒会战与界桥,已经将战书送过来。”

    此人正是墨衣楼安插在北平的一个暗探,听到此人的汇报,李阳顿时眼前一亮。

    不过李阳确有些意外,袁绍和公孙瓒之间,之前便互有摩擦,尽都是公孙瓒占上风,袁绍被打的龟缩不出啊!

    李阳在这里还一直等着公孙瓒率先声讨袁绍呢,却不曾想等到了袁绍下战书。

    不过,这样对于李阳这单‘生意’来说,却是更好。

    “胖子走,我们回客栈,是时候准备准备,去见公孙瓒了。”

    董肃一愣,看了看刚刚与李阳擦肩而过的黑子脑子,便明白了,恐怕是他们所等到的时机到了。

    而此时,公孙瓒却在自己府邸中,大发雷霆。

    “好你个袁本初。”说罢,将桌子上的一封战书,直接摔倒了地上,“哼!显示欺攻打冀州,又害我越弟,真当我北平无人吗!”

    其下的北平众将也都是难掩脸上的怒色。

    性格直率的严纲更是直接出列对公孙瓒说道:“主公,袁绍小儿如此欺人,此次更是无耻的率先下战书,我等必须要给其一个沉痛的教训。”

    一直与严纲交好的田楷,见严纲开了头,便也出列说道:“是啊主公,袁绍欺人太甚,此次他自己下战书,正好让他见识一下我北平军的赫赫军威,主公,出兵吧!”

    其余武将一听,也都纷纷出声:“主公,出兵吧!”

    本就打算给袁绍来一下狠得的公孙瓒,见到手下诸将如此,自然便要下令出兵,不过这是一旁一直未出声的关靖却大声说道。

    “主公,袁绍此次约战,恐有阴谋啊!”

    关靖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具都将目光集中到了关靖身上。

    关靖作为公孙瓒的谋士,在北平诸将中,还是比较有威望的,不过他此话一出,四周却射来了不解,甚至是愤怒的目光。

    “关士起,你此言何意,难道我们就这么忍受着,袁绍小儿给我们的屈辱吗?”严纲是一个直性子,已经对袁绍恨意颇深的他,自然出来反对。

    “严将军,袁绍与我们交战,一直都属于弱势,为何此次却高调的给我们下战书呢,恐怕他是有了打败我们的把握,才会如此的!”

    “哼!什么阴谋诡计能敌得过主公的白马义从,此次若不把袁绍小儿打个狗血临头,我北平的颜面,岂不是都要丢尽了。”

    “严将军,此次……”

    “好了!你们当这里是菜市场吗”见到二人似乎是要吵起来,本来就心烦的公孙瓒更是的大声的呵斥道:“此事我意已决,众将即可回去调兵遣将,不管他有什么阴谋诡计,我直接领着白马义从踏过去。”

    “是主公,我等马上回去调兵,必让那袁绍小儿尝尝我们铁骑的厉害!”

    作为主战派的严纲,自然第一时间站出来响应公孙瓒,说完便马上转身出了议政厅,回去调兵去了。

    其他将领见严纲出去了,也都纷纷表示一定要狠狠的揍袁绍一顿,然后便也都出去准备去了。

    于是,房间里现在就只剩下公孙瓒和关靖二人。

    公孙瓒斜了关靖一眼,作为主公,他自然非常清楚关靖的性格,虽说关靖能力,智慧都还是不错的,对自己的忠诚也是相当于死忠,但就是太胆小了。

    当然,这个缺点其实也可以说成异常谨慎这个优点,所以公孙瓒还是对关靖非常信任的。

    “士起,我知你谨慎,不过此次袁绍都已经骑到我头上了,若是我不为所动,岂不为天下人所耻笑,所以你不必再劝了,此事我意已决。”

    听到公孙瓒再次说出‘我意已决’四个字后,关靖也知道自己是无法再劝住公孙瓒了。

    不过关靖仍然一脸苦笑的看着公孙瓒,对起说道。

    “主公,靖对袁绍小儿也是痛恨至极,与其他将军一样,也想给袁绍一个深痛的教训。”

    公孙瓒疑惑问道,“那你为何反对严纲的提议?”

    见到公孙瓒愿意听自己解释,关靖顿时心中一喜,他重新看到了劝服公孙瓒的希望。

    “主公,靖反对此提议是因为两个原因,一便是因为怕袁绍有埋伏,若是真如此,到时候即便能胜,恐怕也是惨胜。”

    “其二,是因为如今的袁绍已经今非昔比,袁绍不仅合并了韩馥的全部实力。甚至还得到了大量异人的支持,如今以他的实力,恐怕比我们还要强大了”

    “哼!”公孙瓒从鼻孔哼出一个字,然后说道:“人多又如何,当年我百骑破胡人,又曾怕过谁!”

    关靖似是知道公孙瓒会如此说,不禁暗叹,‘袁绍兵多将广,又岂是胡人可比啊!’

    当然这些话他也只能自己想想,他可不敢说出来,以公孙瓒的性格,若是他说出来的话,恐怕会适得其反,反而引得公孙瓒更想试试袁绍的斤两了。

    不过,关靖还有最后一个杀手锏。

    “主公勇武,自然不是袁绍小儿可比的。”接下来要说严重的问题,自然要先夸一夸领导者,这点道理关靖还是懂的。

    “若是平时,我等自然不怕袁绍小儿,但是如今我军粮草不足,恐怕不足支撑此次大战,所以还请主公三思!”

    关靖是长史,对于库存粮草什么的,自然相当了解了,自然知但粮草的问题,这也是他极力阻止公孙瓒出战的原因。

    原本其实幽州粮食还是可以的,不过因为幽州牧刘虞不喜公孙瓒对鲜卑的强硬态度,所以克扣了粮草,以防公孙瓒私自出兵,打乱他安抚胡人的计划,关靖相信公孙瓒也是清楚的。

    “幽州虽然荒凉,但是今年并未出现什么天灾,为何连一次大战的粮草都凑不出来?”

    公孙瓒一脸疑惑的问道,不过马上他便反应过来,瞬间脸上阴云密布。

    “刘虞那蠢货,当真该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