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穹顶之上 66.申请归队

66.申请归队

    战士的右手不能动,无法辅助平衡,左手刀似乎很差……重伤的身体,显然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只两个回合,柱剑就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膛。

    “哈…草”,战士站在那,低头看了看,然后抬头看向大尖,“老子去你妈。”

    笑骂这一句的同时,早就计算好,其实也已经提前挥出的左手刀,刚好斩落……

    “喀喇”,战刀在泛蓝大尖的手腕上豁开第一道见血的伤口。

    战士死去,这是他早就预备好要做的,也是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唯一可能做到的。

    要是大尖松手多好啊,临死前他想,老子一定带着剑,多跑几步。

    “嗷。”大尖疼痛咆哮。

    战士的尸体被挥舞的柱剑甩向空中,高高的飞起来……

    这一幕,刘世亨正好回头,看见了。在另一边的山坡上,远远地,看见了那个只一下,就死去的身影。

    他反拉了带着他跑的战友一把,站在那里。

    跟他一样站下来的新兵越来越多。

    “走啊,走啊,你们……那只不是普通大尖。所以教官们……只是在拖时间。”带队的491团年轻的何教官回身焦急地催促,但是自己的目光,其实也落在战场。

    “……曹教官。”下一刻,他呢喃。

    491曹总教官的一条手臂,被柱剑卷走了。他刚找到了一个大尖换手持剑的机会,冒险挺身斩向它的腰后,却不想,泛蓝大尖回转的速度会这么快……

    与普通大尖战斗留下的思维和行动习惯是这场战斗最大的几个“陷阱”之一。

    但是,他们依然必须踏进去,去尝试。

    因为如果只是游斗,而不保持攻势,制造出足够重的破坏,那么……当大尖要走,不论是向前去追新兵还是向后去找山上那孩子,他们都是留不住的。

    “老曹!”张道安见这一幕,连忙冲过来,双膝贴地滑行同时双刀架起,拼死,为对方挡住柱剑后续的攻势。

    他给曹教官争取了逃生的空间。

    但是,丢了一条手臂的曹教官没退,反而俯身横跃,捡起另一把刀,翻身一刀扎进大尖另一边的膝弯。

    他知道,如果退了,下一刻,痛就会袭来。

    大尖反抽柱剑,将他钉在地上……曹教官用最后的意识和仅剩的一条手臂,捅了它膝弯同个位置第二刀。

    “先走了。”他最后说。

    这也许是蔚蓝近五六年来,最血腥和残酷的一战。

    …………

    下方,战场的画面,韩青禹只转头看了一眼,就强行拧了回来,回身继续往上爬。

    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得选择,已经不能停下了。如果这一刻只是为了金属块,他会扭头就跑,但是,不一样了……那些人正用命,在为他拖时间。

    这一点不难想通……所以,韩青禹也已经顾不上隐藏了。

    在他身后,孜孜不倦跟来的辛摇翘和贺堂堂还在往上爬。

    “滚下去。”韩青禹不回头,吼了一句。

    “我……可是你一个人不好找啊,我们帮你一起找。”要说对于大尖的了解,辛摇翘其实远在韩青禹之上。

    就这时,“吼!”山崖下,大尖突然咆哮了一声。

    大概已经被发现了,韩青禹判断,不过到这会儿了,差别其实也不大。

    “不用……快,你们去找地方躲起来,快点……它要来了。”韩青禹一边往上爬,一边道,他似乎能感应到,金属块应该就在不远处。

    而大尖,也已经开始尝试脱离战场,只是因为受了伤,暂时被死死拖住了。

    “那……我也去帮你挡它一会儿。”

    辛摇翘说完咬了咬牙,回身站起来在崖壁上奔跑几步,跟着一跃而下,朝战场方向飞奔而去。

    “别啊,那个大尖……”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

    对话就到这里,下一秒姑娘手持双刀的背影,就已经下到岩壁下方了。

    到这一刻,贺堂堂才发现,她似乎真的很强。

    “那我……老子也去。”尽管没有辛摇翘灵活,贺堂堂依然学她那样直接站了起来,沿着岩壁奔跑而下。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山脊上。

    “你想干嘛?”战友问。

    因为他看到,刘世亨刚把背上的刀抽了出来。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

    刘世亨说话同时想到可能会死,应该会死……他突然很怕,很舍不得,很想念在港城生活……他甚至开始掉眼泪。

    可是,依然拎着刀,开始朝来路跑去。

    吭啷,吭啷,吭啷……

    越来越多的新兵抽刀,往回跑。

    “你们停下来……停下来!”491年轻的何教官站在那里,拦住他们吼了一声,然后顿了顿,说:“你们现在去了没用的……答应我,跑,转回去,一直跑,一直跑……也答应我,以后多替我砍几只大尖啊。”

    说完,他抽刀,自己一个人,回身狂奔而去。

    …………

    韩青禹看到那个东西了,梭形飞船像蚌壳一样张开,中间是一个金字塔样的金属物。

    以他仅有的见识看起来,那似乎更像是一个接收器,而不是什么发射装置。

    至于源能的流动,他可以感觉到,就在那个金字塔样的东西里。

    “我找到了!”韩青禹从侧边跑回到崖壁上,用尽全身力气对下面喊:“跑……所有人,不要再回头了,跑……贺堂堂你别去了,跑啊……那个什么摇晃,跑……张教官……”

    喊到张道安的那一刻,韩青禹没有喊出那个跑字。

    因为下方的场景,已经只剩他一个人了,张道安一个人,浑身是血,背对韩青禹的方向,手持双刀站在那里。

    他挡在大尖的面前,它的去路上。

    而他面前的大尖,强大的泛蓝大尖,也已经被砍得到处是伤。

    “快点,臭小子!”张道安回头喊,喊完笑着转回去,嘴角带着嘲讽,沉肩蓄势,面对大尖。

    “……”韩青禹只好再跑回那个装置所在的位置。

    蚌壳中间,金字塔状的东西似乎根本没有一个放入源能块的缺口,韩青禹也没空研究了……他直接伸手按了上去。

    然后大概不到两秒种,源能的涌动刚被察觉,即消失,一切结束。

    同时,金字塔和飞行器开始自行破碎。

    下方的大尖似乎跟这东西有关联感应,破碎开始同时,它一声尖锐地嚎叫,也在群山之间响起来,持续不断,同时也不断地回荡。

    韩青禹猜测自己胸口现在应该又有一道那样的瘀痕了,但是,不重要了,他连忙跑回到崖壁上,希望……

    可是,他看见的画面:张道安已经被柱剑贯穿了。

    只是暂时并没有死去,而是痛苦而竭尽全力地,回头看了一眼,看到韩青禹重新出现,知道了结果……他笑起来,笑得很得意。

    然后他说:“跑。”

    张道安知道,接下来大尖肯定会死追韩青禹,但是他发现自己出不了声。

    于是,远远地,张道安先朝韩青禹做了一个驱赶的动作……然后,又在山上和远处的所有目光中,突兀地,朝韩青禹的方向,敬了一个礼。

    没有人知道这个敬礼的具体含义是什么。

    最多的猜测,觉得那是感谢,感谢韩青禹帮忙完成了任务。

    但其实,那是给425未来颜色板擦队长……提前的敬礼啊。

    终于,张道安在做完这一切后,失去了最后的生气,头垂下去。

    垂死的一刻,他突然又看见了曾经的战友们,看到了他们胸前,425红色板擦的特制胸章,看到了王柳正队长站在那里,正温和地对他笑……

    “报告王队……编号,34473,中尉张道安……前,红色板擦,二阵左翼位……申请归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