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不朽丹神 第九章 喝花酒呢,没空

第九章 喝花酒呢,没空

    云歌城很大,但消息的传播速度却不会受一点影响,花船街上程弓打死张乾的事情很快传遍云歌城。

    皇宫、百花园

    “啪…”前朝古董花瓶直接被摔到地上变成粉碎,两个刚刚上来报信的侍女小心的跪在下边。

    “他竟然没事,还能杀人。可恶的家伙,早知道直接就让人将他杖毙,不等宫廷侍卫来了,本来以为打他一顿至少让他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的,以后再也不敢招惹本公主了,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没事……”紫嫣公主此刻已经没有了在皇后、皇上面前的柔弱,更加没有了刚刚要被人强暴后惊恐、惊惧。

    打碎了几个花瓶,又气愤的用穿着小皮靴的脚将花瓶的碎片踩碎,踩碎这些碎片的时候脚上一层紫色元气光芒闪动,隐隐的竟然已经有外放之势。年仅十五岁,已经能看出绝对的美人胚子,只是此时双拳紧握,小拳头跟脚上都散发着紫色的元气波动,发怒的动作配上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是刁蛮。

    “公主没必要为这个生气,相信经历了这次的事情后,那个纨绔败家子也不敢再提那件事情了,就算他想陛下也不可能同意了。”跪在下边的侍女显然非常了解公主,找机会小心的说着。

    “你们懂什么,那程家自持功高,就连之前那种大逆不道要对本公主施暴的事情出来之后,父皇都没下令杀了那个纨绔的败家子。而且就在刚刚他父亲程宇飞竟然跑到皇宫大闹了一番,之前打了那个败家子的侍卫有三人被废,六人被重伤。虽然父皇最后令人将他打出皇宫,命令他立刻滚回驻地,这已经说明父皇其实还没断了那个念头,如果程家人再有意……”紫嫣公主将那几个花瓶全部踩成碎末,自己则气恼的坐在床边。要不是不想暴露自己的力量,自己就亲自动手了。

    自从无意间听到父皇跟母后要将他许配给帝都四大害之首的程弓后,她就一直在想办法,终于让她找到了一个机会,却没想到这么严重的事情都让那个程弓逃过一劫。

    “哼,本公主就不信了,还对付不了你一个纨绔败家子。逼急了本公主,本公主亲自动手废了你。”紫嫣公主小嘴一嘟,一脸刁蛮神情,紧握的双拳上紫色元气闪动,已经快在手掌上凝聚,这已经是洗髓期巅峰的力量了。

    至于最新消息中程弓三脚踢死张乾,紫嫣公主根本没去在意,在他看来杀死一个不敢反抗的家奴而已,则跟力量根本没关系。

    …………………………………………………………

    太傅府内,身材高大长相英俊的周文君小心的站在琴园门外,这里边布有阵法,他只能远远的看着琴园凉亭之上弹琴之人,却不敢打搅。

    虽然同样都是周家第三代,他年纪比里边那位还大上几岁,如今还在京城谋了一份六品闲职,但跟正在弹琴这位可没办法相比。此时,虽然听不到声音,却只见里边假山上突然被一阵阵光芒打中,纷纷炸裂。本来晴朗的天气,那琴园之内突然风云大作,而身在那风中央的周逸凡却是如坐钓鱼台。

    周身都在白色元气中包裹着,随手弹动之间,身体衣服飘逸。原本就面如冠玉、目若朗星、鼻如悬胆、唇若涂脂,英俊潇洒,此刻更显得帅气无边。周文君都看得都出了神,心中暗叹,怪不得云歌城内无数大家闺秀为这个表弟痴情不以,不论是样貌还是才气,云歌城四大才子之首可不是徒具虚名,这段时间表弟专心修炼那程岚还妄想超越表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是不是程家又出什么事情了?”此时琴园内已经恢复以往的平静,不知何时周逸凡已经从里边走了出来,一举一动之间都带着优雅高贵的气质,仅仅是看了一眼周文君竟似猜透他的心思一般。

    周文君也早已经习惯如此,忙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不忘补充道“这次那程岚丢人可丢大了,原本一直被他压着的程弓竟然当众打死他的人,而且还说的他哑口无言。就这样的人,还一直想跟你争夺四大才子之首,不自量力的家伙。”

    “呵……”周逸凡坐下端起下人上的茶水,轻轻品了一口,听了周文君的话淡淡一笑“那些不过是虚名,小孩子时候的玩意儿,我倒是真希望程岚能一心在这上边,到时让他当四大才子之首又如何。倒是那程弓有些意思,这次被紫嫣那丫头陷害了一把,难道还开窍了。你让人留意一下,以紫嫣公主的性格此时恐怕不会就此了结。对了,程家那边的反应如何?”

    周文君没想到自己认为很值得兴奋的事情,周逸凡并不以为意,听周逸凡问起周文君急忙道“根据我们在宫里的情报说,程宇飞喝醉酒跑到了宫里撒野,将那几个值班打伤程弓的人重创,听说有几个好像已经废了,陛下让人乱棍将程宇飞打出宫,还命令他立刻滚回驻地。”

    周逸凡听了并不感觉意外,嘴角泛起早知如此的笑容“好戏终于要开场了,程家的好日子也快要到头了,我还要去练琴,一会爷爷回来你过来通知我一声,我有要事跟爷爷商谈,还有,集中家族力量盯紧程家。”

    “是”周文君虽然听不懂,但是如今这没有任何官职的周逸凡可是周家真正管事之人,实际上周家当代真正的家主,

    ……………………………………………………

    程弓杀死张乾的事很快传遍云歌城,对于大人物来说这是微不足道的一些小事,就算有人关注也是因为想看之前强奸公主事情是否会引起皇室跟程家争斗才关注程弓。

    程家自然也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此刻在程家后山的冰洞外,程笑天正站在几十米外望着那冰洞,老罗则几十年如一日一般照常跟在程笑天身旁。

    “这个臭小子从醒来后就没消停过,好在程岚还算懂事,否则他们兄弟要是在外边闹起来那可就真让别人看笑话了。”

    “少爷早了一步,老爷让我调查谁将家中事情散播出去,其中就有这个张乾。他虽然不是其他家奸细,但魅主讨好不择手段,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人才会影响大少爷跟二少爷的感情。只是没想到,大少爷竟然先我们一步处理掉了他。”

    “他要是能想到这一层就好了,也就是瞎猫撞上死耗子。”程笑天听老罗说完程弓杀死张乾的事情,并没多说什么,只是简单说了一句随后就看向冰洞处“英雄这孩子从小受了不少的苦,这冰洞外层常年温度冰寒刺骨,又有寒冰阵护着,你让人盯着看差不多就让他出来吧,要是按照那臭小子的话办,就算是换骨期的人在里边七天每天只喝一顿汤都冻死了。”

    程弓打败罗英雄的事情老罗跟程笑天随后也就知道,老罗很清楚,虽然老爷子没说什么但是心里确是高兴的。关键是程弓处理事情的手法,让老爷子很意外,就连老罗也没想到自己家这位大少能将英雄打败,还能如此处罚。

    “英雄这孩子年轻气盛,对于当年的事情一知半解,莽莽撞撞的,受些教训跟惩罚也是应该的。而且我感觉,大少自从经历了这次事情之后变了许多,大少此举似有深意不似普通惩罚那么简单,而且大少怎么说也是主子。”

    程笑天摆了摆手“你别在他脸上贴金了,也不知道他是受了刺激力量突然提升,还是以前没显露出来,但这点力量在年青一代中也不算什么。至于说她做事,根本就是乱七八糟。英雄这孩子不错,是员猛将的料,千万别让那臭小子胡闹伤到了他。这样,你让人取两粒护心丹,如果英雄昏迷了就给他服用下去,这样也能让他稳固一下脱胎期第九层的力量,为以后进入换骨期打下基础。”

    护心丹,老罗一听身为微微一颤,护心丹可是中品人级丹药。能保护心脉、提升身体力量,如果能服用两粒护心丹加上外力刺激,再有半年罗英雄肯定能轻松进入换骨期。暗中帮着他服用两粒护心丹,在冰洞之内肯定不会有任何危险了。

    …………………………………………………………

    四季鲜酒楼楼高四层,任何季节的食物在这里都有供应,甚至全国各地独有的一些东西,只要你出的起钱这里随时供应。一楼二楼都是典雅的大厅,说是大厅也都是用各种植物遮挡、隔开,空间巨大,一栋四季鲜酒楼占地相当于一个三品官员府邸大小。能来这里的非富则贵,三层跟四层就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了。

    “紫嫣公主来了,而且还邀请大家过去一起喝酒吟诗呢,快走。”

    “什么,紫嫣公主,她不是刚被程家大少那个了么,怎么还出来。”

    “傻帽闭嘴,你不要命了,你以为你是程大少呢,你以为你爹敢去打残宫廷侍卫,你爷爷连皇上都不敢惹呢。”

    “你们就不懂了,这里边学问深着呢,不管这事是真的假的,总之程家肯定娶不到紫嫣公主了,这样我们可就有机会了。”

    “兄台说的对,就算是程大少用过的也无所谓,只要能娶到公主我们的好处可就是很多的,而且紫嫣公主让人看了就心动,快去吧,其他人都去了。”

    …………

    在四季鲜四楼的包房内不少人走了出来,原因是酒楼的人通知,公主跟朋友喝得高兴,谈琴棋书画、吟诗作对,通知有兴趣的可以过去一起参与,毕竟过几个月就是科举取士之时,大家也算提早交流一下增进学习。一听公主有请,年轻一辈中哪一个敢不去,也有一些怀有别的心思的,但更多的是不想得罪公主。

    这是一间就算是几十人同时进来都不会显得拥挤的地方,人少的时候不显得旷,人多的时候也不显得拥挤。房间之内就有清水流动、美丽的鸟被训练的在一些树枝上跳动,却不随意飞走或者影响人。

    “今天本公主高兴,这是三枚中品人级丹药,可以固本培元,增强功力。你们马上就要参加科举取士大考,今天前三名本公主就将这三枚中品人级固元丹赏赐给他,祝他们在大考之中能取得好成绩。”一身劲装,穿着小短靴、小皮夹、刚刚骑马回来却显得格外精神、傲气的紫嫣公主冲着下边的人说着。能在这里的人都是各大家族的公子、少爷,是云歌城年青一代中顶尖的一些人,紫嫣公主就是让他们知道,胜利的人时她紫嫣公主。

    她也是心里开心,自从无意间听到父皇竟然有意要将她许配给那个云歌城最大的纨绔败家子的时候,她就一直在想办法,终于、终于让她找到了机会。

    当时的情况肯定瞒不过各大家族,一开始肯定什么猜测都有,但只要自己开开心心露面,那只要不是傻子就都知道是程家那个纨绔大少被自己耍了,哼,就凭他也想娶本公主。

    “启禀公主…”此时,四季鲜四楼的负责人肖庆丰上来,本来能说会道八面玲珑的肖庆丰此时欲言又止,很是为难的样子。

    “一个大男人的,说个话那么费劲,说。”看肖庆丰那样子,紫嫣公主就不快,简直是在影响本公主良好的心情。

    肖庆丰轻轻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小心、小声的道“公主让将所有年轻一辈中人都叫来,但…但…旁边有一桌恐怕不方便,因为那是宋家大少跟他的老大在一起。”

    肖庆丰急得冒汗,他所处特殊的环境让他也隐约知道一些事情,恐怕惹怒了这位蛮横的公主,小心翼翼的费了半天劲才避开程弓程大少这几个字。

    紫嫣公主先是一皱眉,随即哼了一声“叫他们也给本公主一起过来吧,本公主是想看看参加这届科举取士的士子都有何本领,让他们跟大家切磋一下,告诉他们,如果他们能赢了,本公主可以给他们十倍的赏赐。”

    竟然还能出来,还敢出来,虽然父皇已经因此压下了婚事,但想起那个家伙看自己色迷迷,还依旧有可能娶自己的情况,紫嫣公主本来的好心情就荡然无存。今天有这么多人在,看本公主怎么样羞辱你。

    “宋少,大少,大少,你们先别走。”肖庆丰答应一声,刚刚开门出去还没等将门关上,就见程弓跟宋福喝得迷迷糊糊向下走去,他急忙冲上去陪着笑拦着他们。

    “滚…谁让你挡路的,好狗不挡道,挡道…你就不是好狗……”宋福不断抬起脚来,想学程弓那样踹飞这个家伙,却每次都踹空。

    程弓稍微好一些,还算清醒但却也不悦道“干什么?”

    “大…大少,是这样的,紫嫣公主命小人叫两位大少过去,公主说了……”肖庆丰出汗都快虚脱了,脸上的笑都变得僵硬起来。

    “没空,我跟我兄弟要去青楼继续喝花酒,哪有时间理她,让她回去等着,等哪天我有空的再去找他。”程弓不等肖庆丰说完,已经跟宋福向下走去。

    “对…”宋福听了连连点头“那里的姑娘水灵、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公主不行,公主会啥啊。”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肖庆丰双脚颤抖都不会动了,他都不敢上去回报了,万一公主怒了直接将自己拍死哪真是死了也白死。

    房间之内也是死一般的寂静,原来正在恭维公主,围着公主转的这些才子都没声了。

    刚才肖庆丰出去没关门,他们也都听到了。公主有请没空,为什么,去青楼喝花酒,这也太放肆了。这还不算,最重要的是后边那段话,简直、简直就像是在跟自己老婆所,今天大爷在外边很忙,别来烦我,回家了洗干净了等大爷,大爷有时间了就去宠幸你。

    紫嫣公主也呆住了,好半天都没缓过神来,浑身气得发抖。她就感觉自己胸口很热,口中甚至有股血腥的味道,那是被气得要吐血的感觉,可恶、可恶的家伙,我跟你没完。

    程弓跟宋福自然没去青楼,因为现在云歌城大一些的青楼没有敢让宋大少进去的,他们两人只是找了个小店的小酒馆又喝了一会,然后宋大少拿程弓当挡箭牌,来了一招尿遁之法,将自己身后跟着的人都甩掉。原来他特意到花船一条街找个最强横的惹事,就是想让自己手下冲上去跟对方打的你死我活,然后他好开溜,只是正好程弓出现破坏了他的计策。

    一人不喝酒、两人不赌钱,程弓一个人喝起来也没劲,稍微吃了点东西就赶回家里。

    刚一进院,程弓鼻子微微一动,因为他已经闻到许多种药材,原本爆炸的房间也被清理出来,重新布置了窑炉。只是这回来回忙活的多数都是男的,虽然程大少并没真的强奸侍女,但是那些侍女却也都想着办法调到其他地方,院子中只有一个瘦弱的身影正在忙碌着,正是小雪。

    “大…少爷……”正在忙着的小雪突然见到程弓,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一缩,随后忙要跪下行礼问好。心中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虽然过去了不长时间,但之前程弓扑上来那一幕她却还记得清楚,还有自己躺在床上苏醒时候的情形。

    “以后这些没用的礼节就免了,现在我写个方子你赶快熬一碗药汤出来,估计那小子现在也快冻成冰人了。”程弓说着,快步走到一旁随手拿起旁边小雪记录药物的笔来,刷刷的写了起来。

    小雪一听脸色不由得微变,有些局促的抓着自己的衣角揉捏着“大少,你还是找别人吧,我…我……”

    一般学习炼药之前首先学习并不是药理知识,炼药师最先学会要掌握的就是扇风、点火。所谓扇风就是控制普通火焰火候,而点火则是要学会使用超越一般火焰的赤炎真火,这个过程普通的炼药师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才能让精神力跟元气结合才能达到控制火焰强度的地步。

    开玩笑,隐风之体天生能影响火焰,如果到了一定程度,心意一动就能控制火焰强度变化。原本炼药师至少需要修炼十几年才能完成的扇风、点火对她来说就简单的像是吃饭喝水一般。就算达到换骨期结合十几年磨练的精神力才能控制火焰强度达到赤炎真火,而她只要在火焰旁轻轻煽动扇子,特殊的隐风之体就能让火焰从一般火焰达到赤炎真火的程度,这就是隐风之体的特殊性。

    小学现在还不能控制不会使用她独特的隐风之体,这个倒是不着急,因为只要她一直在旁熬药,足以让一般火焰强度增加两倍以上达到赤炎真火的要求。以后再慢慢教她,让她逐渐发掘自身潜力。至于元阴之体,那个虽然很强但也比较麻烦了,暂时倒是用不上。

    “之前那个跟你没关系,我现在给你写好了这些药物具体时间,以及需要的火候。你只要照着上边做就没问题,记住了,一切按照上边的去做就没问题了,以后每天给他熬制一碗,我要练功,传令不许任何人打搅。”说着,程弓将自己写的药方直接扔给小雪,他则转身进入房中。

    ~~兄弟姐妹们,大家看看字数,近六千字的大章节更新,没上架,公众版啊!绝对不偷工减料,绝对不随便断章,爽吧,那就将各种支持都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