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不朽丹神 第二章 将他给我抓起来

第二章 将他给我抓起来

    程家即便在整个大陆都非常出名,程笑天号称镇天大帅,两个儿子一个勇武无敌,一个计谋过人。但对于程弓来说却也只是略有耳闻,毕竟上一世他醉心炼丹,对于外界的事情并不是太了解。

    望着镜子中这个酒色过度的身体跟陌生的样子,程弓也渐渐的平静下来。样子倒是不难看,只是略显有些清秀缺少阳刚之气,怪不得连强奸都被人设计。脸色苍白、根本不似程家这种军人家庭的男子。再仔细查看体内的情况,程弓更是皱起眉头,曾经接近合道境界的程弓,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如今这具身体有多么孱弱,一时之间程弓简直哭笑不得,十二岁就有拥有强力的高手帮忙聚元气,到了十七岁居然还无法突破脱胎期,这……这他妈就算是找块石头来,也比这小子强吧?

    不说程弓知道的那些大门派大势力家族的年轻子弟,就根据这身体原来那色情无比、杂乱无比的记忆中所显示,现在这蓝云帝国也还是非常强的。武风很重,现在他们年青一代的第一高手朱家皇室的七皇子朱治国已经是伐脉期巅峰高手。修炼之道,脱胎期十层脱去凡胎,随后元气入骨进入换骨期变得逐渐强大,到了元气震荡换骨洗髓的洗髓期就已经相当强大,而能达到伐脉期的基本都是武力之巅峰,人力之极限、武中之圣者。

    至于再往上的境界,则已经脱离了武之范畴,脱离凡人之极限问鼎无边法力之境了。

    总之,这是一个大家族中的纨绔败家子。

    程弓很轻易的就做出了总结。

    摸清楚了这具身体的底细之后,程弓才终于有心思思考,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确实很命大……

    程弓记得很清楚,自己昏迷之前,正在炼化虚空阴阳鼎,可惜出了纰漏,自己被一十三道虚空阴阳劫笼罩,小命可以说是悬于一发。

    事实上,什么悬于一发这都是多余的说法,虚空阴阳鼎贵为九州神器之首,颠倒阴阳挪移虚空,一十三道虚空阴阳劫毁天灭地,传说当中就算真仙亲临也难当一击,自己就算拥有合道境界的力量,面对着一十三道虚空阴阳劫,那也是绝无幸理。

    换句话说……

    一十三道虚空阴阳劫落下之后,自己身上肯定出了什么古怪,否则的话现在自己已经死了,而且还是魂飞魄散,连投胎转世都无法办到的那种死法。

    虚空阴阳鼎威力如何,程弓又怎么会不知道?百年前虚空阴阳鼎出世,程弓就已经拿出无数好处,收买到了这件九州第一神器的资料,做足了准备。几经危险、经历无数次生死搏杀,在那群老家伙跟无数强大势力争夺之下,竟然巧妙的夺得了这九州第一神器虚空阴阳鼎,他虽然已经拥有合道期的强大力量,也是九州十大丹道大师之一,平时纵横驰骋无人敢惹,但此时却完全不同。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程弓此刻真是体会到了一个人的缺陷,被众多势力围剿之下他也受了重创,好不容易躲起来想炼化虚空阴阳鼎,竟然引来了虚空阴阳劫。如今自己意外的没魂飞魄散反倒夺舍重生,只是可惜了那虚空阴阳鼎……

    程弓这个念头刚刚一动,突然感觉到眉心之中一股微弱的力量闪动,程弓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镜子。因为他清晰的看到在眉心之处一个小鼎的图形缓缓闪动,一闪而逝,下一瞬间隐入身体之中。

    虚空阴阳鼎,没错,那绝对是虚空阴阳鼎。只是变得小了许多,好像还有一些不同。不对,程弓猛的想起,在最后一瞬间明明亲眼看到一十三道虚空阴阳劫将虚空阴阳鼎轰碎,当时程弓最后的一丝念头还在想,九州第一神器怎么可能被毁掉。仔细回想当时情景,程弓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好像在哪虚空阴阳鼎被轰碎的一瞬间,自己身体被毁掉之时,虚空阴阳鼎中有一样东西融入到了自己的元神之中。

    刚才那小鼎出现的瞬间,程弓有一种非常玄妙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却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虚空阴阳鼎依旧存在,而且就在自己的身体之中。

    只是如今这身体实在太惨,只有脱胎期第四层的力量,元气更是弱到可怜的程度。虽然说普通人中,一千人中才有一人可以修炼元气进入脱胎期,但如果父母都是脱胎期以上的存在,又有人辅助的话,几乎从小就能修炼元气。

    在一般人眼中能进入脱胎期的就很厉害了,已经是踏入修仙门槛,但作为九州十大丹道大师,自身实力达到合道期的程弓却很清楚,脱胎期不过是入门中的入门。脱胎十层,只是脱去一般凡胎,随后还有换骨期、洗髓期、伐脉期、超凡期、脱俗期以及后边一般国家很少见的凝练人婴的大能存在,至于上一世程弓所达到的合道期在整个九州大陆都是巅峰存在。

    人婴之上一般人根本不知道,就算是像程笑天他们这样达到脱俗期的存在,对于人婴之上都不太清楚。程弓现在也只能苦笑的不去想太多,以这幅身体来看,要重新修炼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嘭!”就在此时,外边突然传来一声炸响,随后是一股浓重的药味飘入房中。

    “无根草、五级妖兽虎妖血、百灵叶、五十年份的何首乌……”几乎是本能的鼻子微微动了动,程弓已经分辨出里边的近二十味药材。分辨出来后程弓却很是奇怪,这什么人配置的药啊,这人也太有才了吧,这药哪能这么配呢。要知道炼药师不比炼丹师,就算不成功一般也很少会发生危险,更加不会有炸炉的危险。

    谁这么有才,连炼药都能弄炸炉,这要是让他使用丹鼎炼丹,那还了得。

    心中想着程弓已经推门走了出去,院子里飘荡着浓重的药味,除了药味之外还有一些不同之处。程弓察觉到了有些不同,但是此刻身体跟力量所限,他一时也没发现那里不对。

    “你…你个死丫头…你又乱来,刚才我是怎么告诉你的,你是聋了还是傻了,毁掉三百年的何首乌跟七级妖兽虎妖血,把你卖了都赔不起。这次你死定了……”就在此时,外边有一个三十多岁一身华丽衣装男子怒冲冲的进来,样子无比愤怒声音震天响恨不得所有人都听到,但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一双三角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跟得意的神情。

    “咳…咳…药…药……”就在此时,从刚才爆炸还冒着烟的房间内冲出一个人来,一身黑色烟尘覆盖连样子都看不清,只有一双大眼睛中带着泪光冲出来。

    程弓出来就看到这一幕也是一愣,快速的在那些杂乱无章、色情无比的记忆中寻找相关的信息。很快已经找到相关信息,从外边冲进来的那人叫做余超群,是程家三名炼药师之一,而且还是唯一的一名六级炼药师。炼丹一道分为炼药师、丹师、丹道大师跟传说中的丹道宗师,但丹师身份尊贵无比,每一名丹师都高傲无比,就算是以程家在蓝云帝国的强大实力也很难吸引丹师。

    而能拥有自己家族的炼药师就已经是非同一般的家族,要知道要养活一名炼药师的消耗是非常惊人的。尤其是六级炼药师,就算是有钱也请不到的,就算在程家都是以供奉的身份出现。

    至于这个浑身黑烟、像是刚从煤堆中爬出来的瘦弱身体,倒是没什么记忆了,但是感觉好像也很熟悉,听声音倒像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只是也没看到样子从这败家子那杂乱无章、色情无比的记忆中一时倒是没对上号。

    “我…我不是有意的,我没让他全爆,我…救出来一些…”小女孩双手捧着一个已经炸碎的丹炉碎片,里边还有一些药物残渣。她得双手烫得通红,甚至已经有一些皮肤被烫伤的焦味,她的胸口更是一片血迹,显然刚才是拼命冲上前所造成的。

    “嘭!药炉都已经炸了,药都已经毁了,你能救得了什么,”余超群上前来一巴掌将小女孩手中捧着的碎片打飞,也重重的打在了那个小女孩已经烫得发红不断颤抖的手上。

    “啊!药!”小女孩刚才受那么重的伤,眼泪都忍住,此时见药被打飞,她的眼泪立刻忍不住流了下来。不顾自己手上的烫伤以及剧烈的疼痛,踉跄着想冲过去挽救那些药,只是药已经熔炼现在洒落根本没办法重新拾起。

    “哭什么哭,要不是怕脏了本药师的手,早一巴掌拍死你了。一会自己滚到管事那里去领罚,从今之后你也不用再回来了……”余超群的目光微微撇了一眼从房间里出来的程弓,也并没去多理会,喝斥了这个小女孩几句转身就准备离去。

    炼药师虽然地位不同寻常,就算在程家这样的大家族都是供奉般存在,但程弓毕竟是主子,余超群如此态度也是因为程弓平时在家族中没有任何威信。加之程弓平时胡闹,总去找余超群弄一些稀奇古怪的药,所以余超群见到了这个云歌城四大祸害之首的纨绔子也完全没当回事。

    也正因为如此,余超群才敢如此无视程弓存在,说完之后转身准备离开。

    “站住”就在此时,余超群都没拿正眼看的程弓突然开口,很是随意却又带着一种威压让人不容忽视。

    这个败家子不知道又有什么胡闹的事情想让自己帮她,余超群极不情愿的停住脚步,微微侧头撇了一眼程弓“大少的伤刚刚好,还是赶快回房好好休息一阵吧,我会让他们给大少再配几副药,相信大少很快就会龙精虎猛了。”

    余超群说完,再次迈步就想离开,余超群的意思很明白,你虽然是程家的嫡孙,但我堂堂的六级炼药师可不是你一个小屁孩能指挥动的。你要是好言求着我,又有好处的情况下也就罢了,想跟本药师摆威风你还差的远呢,等你当了程家家主再说吧。

    程弓刚刚夺舍到这个身体之中,很多情况还没弄清楚,不过他是谁啊。九州十大丹道大师最顶尖的存在,一个连丹都不会炼,仅仅是个小小的六级炼药师竟然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简直不知死活。

    “来人啊,将他给我抓起来。”程弓声音不大,但却带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威压,就像是一个指挥过千军万马的将军下达军令一般,不容任何质疑。